潜水艇都下沉啦

close to me

You,Me and the Apocalypse

如題,我們的世界末日AU

1.
「啊!!!」 Thomas猛睜開雙眼驚叫著坐起來,緊接著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台車的後座上,車窗外是一望無盡的樹林飛快地掠過。
「嘿!你還好嗎?」 駕駛座上坐著一個金髮年紀相仿的男人,邋遢地穿著一套細條紋的三件套西裝,正皺著眉從後視鏡看著Thomas,「你要不要去醫院?不過現在估計也是亂套了…」
事實上,Thomas輕輕地顫抖著,一個字也聽不進去,他腦袋疼得要命感覺堆滿了各種事,但又一點也想不起來,像塊石頭一樣沈甸甸地壓著他。
「哇唔!」 伴隨著一個突如其來的急剎,失去平衡的Thomas狠狠地滾下後座。
「我很抱歉撞飛了你,」 那個人一臉不耐煩地轉過頭,左手握著方向盤,右手靠在座位上,「但說真的,我還有重要的事要做,你有什麼要求或者想去的地方—,」 語氣真誠地說,「我會盡量滿足你。」
「我……我什麼都想不起來…」 Thomas艱難地爬回座位上,呆呆地回答,「真的想不起來,所有的事。」
「我c……」 那人硬生生憋住了一句粗口,想了想艱難地吐出一個建議,「你身上有沒有一點讓你記起的東西?」
「呃……」 Thomas乖乖地開始翻找自己身上都有的口袋,「其實,我…我記得自己叫Thomas。」
「噢,你好,」 那個人一邊拉好手剎一邊漫不經心地說,毫不客氣地大模大樣停在馬路中間,「我叫Newt。有找到什麼線索嗎?」
Thomas從外套翻出一張皺巴巴的黃色便簽紙,紙上用黑色墨水歪歪扭扭寫著WICKED is good.
「呃……我不知道這個是什麼…」 Thomas一臉茫然地展開紙條來給Newt看,「你知道嗎?」
Newt探過身來,歪著頭研究了一下,「抱歉,老兄,我也不知道,」他聳聳肩沒有一點頭緒,「如果你提前一天被我撞飛,我們還能google一下。」
Newt從紙條移開視線,看到一臉空白的Thomas,突然想起了什麼,臉色開始發白,語氣嚴肅地問道,「你不會還不知道吧?」
「什麼?」Thomas頭頂都是問號。
「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解釋,」 Newt的語氣有點洩氣,他支支吾吾地說,「你應該聽聽這個,」 說著他打開車上的收音機。
車里響起一把十分冷靜的女聲,話語間沒有任何的伴奏,也沒有一絲感情,像機械人一樣冷冷清清地宣佈:
各位國民,距離隕石撞擊地球還有30天,重復還有30天。請各位保持冷靜,請勿驚恐,盡量留在家裡。政府最新消息稱將派出災難……
「聽到了嗎?」 Newt沒有聽完就關上了收音機,用同樣的冷冰冰的語調說,「不用聽太多,地球真的會毀滅。」
「我…」 Thomas張著嘴,像一台陳舊的電腦一樣緩慢地處理都有信息,「我不明白。」
Newt抬起右手看了一下手錶,嘆了一口氣,接著不知從哪裡利落地抽出一把手槍,熟練地上膛指著Thomas。
「聽著,你在我的車上算是在我的地盤了。剛剛你也聽到了,」 Newt偏頭示意了一下車上的收音機,「現在地球要毀滅了,世界早就亂成一鍋粥,有太多投機取巧的人…」 他挑挑眉沒有說明,「我的意思不是懷疑你什麼的。現在我真的有重要的事要做,我們剛剛浪費了半小時。所以,要麼你現在下車,要麼……」
「呃?!」 Thomas驚恐地看著眼前的槍口,身體不受控制地發抖,「不…」
Newt扁扁嘴,做了一個鬼臉,「你……」
「爬下!」 Thomas出乎意料地大吼一聲打斷Newt,猛撲過去按倒他。
Newt還沒意識到什麼,只覺得後腦撞上車盤,耳邊就傳來一響乾脆的槍聲緊接著是玻璃碎裂的聲音。
「見鬼!我沒射你啊?!」 Newt忍著痛緊張地問,「你沒事吧?」
「我沒事!」 Thomas死死壓著Newt,聲音顫抖著,「車外有三個警察,其中一個帶武器。」
Newt閉上眼,松了一口氣,再睜開眼吩咐Thomas,「你拿著這個,」 他把手槍遞給Thomas,「你給我放到一個就行了,」 說完,他反手從座位底擰出一個帶著簽名的棒球棍。
「不」,Thomas拿著手槍顫抖著,「我不會…」
「喔,我的意思是打暈就可以了。」 Newt毫不在意地輕聲說,看也沒看他一眼,「安靜點,你這個傻蛋。」
說完,Newt張起手示意他閉嘴,聽著車外逐漸靠近的腳步,伸出手指倒數——
3,2,1
「起來!」 Newt輕輕說了一聲,用力一下子翻過Thomas,揮起棒球棍跳出車外,Thomas則無意識張著口,看著他的背影還沒回神過來。
「別動!」 一個像電影情節中的穿著警察制服的肌肉大漢突然襲擊Thomas,他大力拉開車門,舉著槍對準混亂中的他,「放下你的武器!」
「你才是,」 Thomas慌慌忙忙也舉起手中的槍,「我…我沒用過槍!」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說什麼,「我瞄准你的頭說不定能打爆你下面!」
車外的警察大漢皺著眉,像是在試圖理解Thomas的話,但還沒說出什麼,他就被棒球棍從後腦猛砸一下,重重地往後倒在地上了。
「你剛剛說了什麼?!」 Newt探出頭來看著已經嚇得癱在車上的Thomas,他扶著車門腳邊放著染血的棒球棍,「我覺得他會喜歡你。」

「他?」 死裡逃生的Thomas躺在後座上,按耐不住終於小心翼翼地問Newt。
「我男朋友,」 Newt坦然地說,他開著車雙手鬆鬆握著方向盤,「不過,我們一周前吵架了,他像頭斗牛一樣氣呼呼地跑回家鄉去了,現在我去找他。」
「呃…」 Thomas猶豫了一下,「你確定你們沒有…」
「不,」 Newt語氣肯定地飛快打斷他,「我會找到那個傻蛋的,」 他的手指握緊了方向盤一下又放鬆下來,撇了一眼腳邊半小時前的兇器——棒球棍——帶簽名的還染著血,帶著一絲幸災樂禍的語氣說,「畢竟我剛剛毀了他的寶貝。」
「好吧,」 Thomas偷偷地打了一個冷顫,他不想知道Newt究竟是怎麼樣這麼快放倒三個警察,而且一點傷也沒有——除了他後腦。
「那麼…」 Thomas掙扎要不要問警察的事,他抬眼看了看後視鏡中的Newt,對方則一臉無辜地撅著嘴,聳聳肩。
「管他呢,」 Thomas放棄了思考,重重跌回後座上,「反正也世界末日了。」
「對,」 後視鏡中的Newt慎重地點點頭,輕聲提醒著,「而且你還失憶著。」
接著他們再沒說過話,在夜幕降臨之前,Newt轉進一間看上去廢棄沒多久的建築物,他穩穩地把車停在樹叢中藏起來,隨後跟Thomas宣佈道,「今晚我們就住這裡吧。」

评论(3)

热度(10)